0-3岁婴幼儿照护问题凸显 家长好无助机构也犯难

时间:2019-12-26 17:43 作者:admin

0-3岁婴幼儿的家庭照料负担和托育需求凸显

文/金羊网记者 李焕坤 黄婷

图/金羊网记者 陈秋明

据统计,2018年,广州市常住人口出生21.54万,其中二孩占11.02万,二孩在所有新生儿中的比例超过一半以上。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0-3岁婴幼儿的家庭照料负担和托育需求更为凸显。婴幼儿成长,事关千家万户。然而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却发现,一方面家长对如何科学育儿、如何选择托育机构“抓瞎”;另一方面托育机构苦于成本压力、亟需专业人才。

科学育儿指导不足

201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明确:基本原则之一是家庭为主,托育补充……家庭对婴幼儿照护负主体责任。然而记者采访中发现,大部分0-3岁婴幼儿家庭不能支持“全职妈妈”或“全职爸爸”,代际之间育儿观念有别、网络信息良莠不齐,致使家庭照护婴幼儿颇具难度,家长们迫切希望能有第三方提供科学养育指导。

钟女士的孩子今年两岁半了,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她可是操碎了心。“我是全职妈妈,育儿工作主要是我来,育儿知识都是通过上网搜索、朋友之间互相交流得来的。之前网上说小孩一岁前不能吃盐,老人家则说不吃盐脚步没有力气,我两相权衡后在小孩11个月左右加了少许盐。”

黎太太的儿子两岁多,由于要上班,孩子主要交给外婆照顾,“我妈妈那一代人和我们现在这一代人对于怎么带孩子,观念上还是有一点冲突的,我的观点我妈妈不认同,大家互相说服不了。”

对年轻的家长,特别是第一次做家长的父母来说,很难去判断一个育儿知识是不是真的科学。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多位家长说出自己的想法。钟女士希望政府可以给予更多的育儿知识,多开免费社区课程;林太太希望政府可以向德国学习,“我从书中了解到,在德国怀上宝宝去医院做产检,医生会给你很多育儿书,出生后社区也会派人来看你的育儿情况(或是监督)。孩子在每个阶段都有清晰的指示,用书架起了医院与家庭,社区与家庭的关系,温馨又实用。”

托育机构良莠不齐

婴幼儿照护不只是吃喝拉撒,还有思维开发、心理发育、情绪管理等方面,为帮助家长平衡工作与家庭,同时让孩子科学成长,提供早期教育服务的托育机构应运而生。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会长孙伟文告诉记者,根据调研,广州市托育和早教机构数量在广东省内是最多的。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该如何选择?家长很纠结。

黎太太表示,她也曾想把孩子送到托育机构,但又很担心机构没有资质、出了问题不知道找谁。黎太太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近年来早教机构关门的消息频频见报。

孙伟文表示十分理解家长的担忧,目前托育机构数量少,整个行业都还处在缺乏管理的状态。比如说托育机构没有统一管理标准监管,经营牌照申请条件不清晰等,导致目前行业中的托育机构良莠不齐,如果不及时给予规范和支持,将不利于市场健康发展,还存在各种隐患。在记者走访中,笑笑教育负责人就坦言,他们只能申请培训中心的营业执照,消防标准按照培训中心的标准执行,配餐的标准则参考幼儿园。

民营托育机构收费高

对于0-3岁婴幼儿托育情况,原国家卫计委和国务院儿工委曾在2016年和2017年做过相关的抽样调查。其中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在十个城市的调查数据为:33.3%的家长有需求,而调研样本中实际的入托率为5.55%。2017年国务院妇儿工委在四省市的调查数据为:48%的家长有需求,而调研样本中实际的入托率为4.29%。家长有需求,入托率却不高的原因何在?记者了解到,广州市内公办普惠性托育机构无几,民营性质的托育机构收费普遍较高,且家长对其不能放心。

智趣谷(广州)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蔡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大多数托育机构的场地靠的是租赁,以番禺的校区为例,800平方米一个月的租金是10万元,还是2楼以上的空间,加上人工、设备等经营成本要几十万,而随着物价、房价、人工成本的同步上升,我们的日子会更加艰难。”阳光金摇篮托育中心创办人李建华告诉记者他们基本不盈利,“我们始终坚持普惠性的原则,1.5岁以上的孩子每月收费是3000多元,扣除场地租金和其他费用后,每位教师一个月只能拿到3000元的税后工资,而机构也无法盈利。”

托育机构喊“穷”,家长却喊“贵”。在走访过程中,一位家长建议,二孩政策全面落地,政府应该加大对于家庭在育儿方面的补贴。另一位家长则认为,除了通过就业单位、街道补贴给家庭外,政府还可以直接将补贴给予托幼机构,让前来报名的家长享受一定的优惠。

专业人才缺口大

0-3岁婴幼儿教师队伍的建设也是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重要一环。然而记者走访中发现,托育机构的教师持有的证件也五花八门,包括蒙氏、华德福、国家认证保育书和教师资格证等。不少托育机构负责人也对此大吐苦水。

李建华表示,目前托育行业对于教师资质的认定缺乏规范,以他们的托育中心为例,虽然每位教师都是持证上岗,但这些证件缺乏统一标准——“有教师证,有育婴师证,有保育员证,还有早教师证”。

广州市乐点熊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园长王莉表示,人才培训和上升途径窄,“虽然我们大部分老师都有教育学、心理学相关背景,但在实操的过程中,还是会遇到问题,因此我们要采取岗前培训,另外我们在运营中发现教师需要有特教知识,知道如何辨别自闭症、多动症的孩子,但这个目前需要教师自费学习。”

此外,托育机构负责人不约而同都提到了托育机构老师不能进行教师职称评定的问题。“希望我们的教师也能进入国家教师系统,享受国家给予的教师待遇,有归属感。”海意名苑亲子乐托儿所所长李玲表示。

编辑:宝厷
澳门葡京真人 澳门银河娱乐网 金沙网站 澳门永利赌场网址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 澳门葡京官网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缅甸钻石赌场娱乐 澳门大三巴注册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站 澳门美高梅平台网站 澳门星际网站 21点技巧 澳门美高梅平台网址